10.0

2022-08-31发布:

文妖

精彩内容:

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在浩瀚的宇宙裏,恒河星數變幻出奇,層出
不窮。 在中國四川蜀山一帶,山巒迂回起伏,雲海飛卷奔騰,令人幻想起天地間
的靈氣彙集于川于嶽之間,所以其中相傳山中有不死奇人能吸取山中靈氣,突破
凡人之軀,馭劍飛行,追風逐月,星海飛馳。 他們在這裏修練仙術,目的是希望
能參透天地間永恆的奧秘,以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故事從四川蜀山山脈一帶說起,話說中國唐代玄宗時出了一個奇人,他吟詩
作對時想像力出其豐富,如天馬行空般,他的詩句裏洋溢著唯美的浪漫主義,此
人叫李白。 他未出仕,亦未成仙之前,隱居在四川石頭鎮(亂編)西(這裏指廣
東話粗口)門的一座大山上的茅屋裏。 李白好賦詩躬耕勞作,常自比莊子。 山上
缥缈渺煙雲之中,常常能看到瘦勁挺拔的山峰突兀聳立,直沖霄漢,更有數座山
峰竟起伏飄蕩在半空之中,不由令人想起仙人蟄居的地方。

一千多年後,人間早已變遷萬化,人們很少趨之若鹜,修仙練丹了。 在西元
二千零一九年,卻說那裏出了一個自稱李白後人的家夥,名叫文妖。 此人原姓李
,單名一個後字,號石頭居士。 因羨慕李白詩仙的稱號,遂取字爲「妖」字做號
。 這一改可不得了。 當時他覺得自己叫李妖,老覺得不太對勁,又因他愛好文學
理論,乾脆連姓也改爲「文」姓。 于是他稱自己爲「文妖」。 文妖者,文精也。
皆因他看書太多,尤其對于曆史,可謂無所不知,無所不精通。 見人就談曆史,
即便他人在耕作時也不放過,硬是拉著別人坐下一起聽他談古論道,常常說得意
氣風發鬥志昂揚,恨不能治國平天下,有秦皇漢武之姿卻一直得不到入仕機會而
牢騷滿腹。

大家見他迂腐氣太重,雖時時笑他,責駡他,他也不爲意。 文妖不單只好曆
史,後來更是往文學理論方向發展了。 自此以後,他的名聲大噪在外,附近的人
們無人不知村裏有個文妖常言道:之乎者也道文學。 他年紀不過叁十多歲,原是
江南人氏。 當年也曾讀過幾句詩書,因黨八股文章做得不通,所以公務員考試六
七年也未曾考到一個,教書又嫌把自個兒身份降低,在家裏人的一再勸說下,他
笑自己牛刀小試,無非認爲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小小一個教師資格證如探囊
取物有何難。 不料在放榜那天,他早早地跑去看,回來後垂頭喪氣。 他想不明白
自己怎會名落孫山。 他毫不懷疑自己文采有問題,認定是別人嫉妒他,不論怎樣
,這對他的打擊還是頗大的。

後來附近有間學校的校長可憐他,讓他當個代課教師。 他當時一聽勃然大怒
,以爲這是瞧不起他,故意來給他難堪。 又是家裏人叁番五次作他思想工作,他
才被說服答應代一個月的教師。 校長聞言後自然諾諾連聲答應。

那時正值春天,學生們寒假結束後聽說學校裏來了一個老學究,滿腹經綸,
很想明白這是誰,名氣那幺大,要校長親自去請來。 開學那天,校門口圍了很多
學生,大家像看猴子一樣看他,吱吱喳喳吵得厲害,文妖不知其意,以爲這是自
己名聲大的緣故。 眼看著越來越近了,學生們才看清,他額頭上的皺紋很深,頭
上的白髮又多,關鍵是眼睛白多黑少,聽以前的老人講,是個淫邪之相。 學生們
大失所望,隨即一哄而散。

文妖那會兒還沒來得及像領導人作執手揮狀,他昨晚準備好今天的演講稿一
個字也白費心機。 他心一狠,隨即打算在課堂上要給自己找回面子,你不聽我講
,好呀,那我就硬塞給你。 你不聽也得聽。 文妖想得倒是挺美,嘴又咧開笑得利
害。 可是他大老遠又看見校長跑過來,額頭上的汗珠簌簌往下掉來不及擦,急忙
向文妖說抱歉。

這到底怎幺回事? 文妖也沒整明白,還是校長告知他學生們嫌他歲數大,不
中用了。 他聽完氣不打一處來,生氣歸生氣,但立馬又想到一個點子,他要給自
己下台,嘴裏客氣道,臉上卻非常嚴肅,他謹言說,「校長啊,麻煩你了,害得
你跑來一趟,我過去跟他們打聲招呼再走吧,我不能因爲他們嫌棄我老而回去,
我要讓他們自己我是有料的,老又怎樣,我的知識是別人買不來的。 這些小孩子
太膚淺了,不聽我文學理論知識會有他們後悔的。 這不,我今天來了,無論如何
都要給他們上一課。 」

校長聽了他臭美的話本想笑出聲,可看他認真的模樣不像是騙人的。 儘管如
此,校長還是不想他過去,因爲學生們說不想看老學究,怕看了沒胃口,校長更
不可能直接複述學生的原話,他說得很委婉,可是文妖是什幺樣的人,他倒是忘
記了。 他攔不住文妖。 文妖一邊叨叨一邊向前走去。 文妖要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
,頭擡得很高,把身子挺足了以至于無可更添的高度。 校長知道不給他一個說話
的機會是不甘休的,遂跟他在背後,一同往教室裏趕來。 兩人走時,校長一邊解
釋叫他不要誤會,這也是萬想不到的意外。 這話不說還好,文妖的思維過于擴散
,一下子就想到他是故意捉弄自己下的一個圈套,他越是細究就越是生氣,敢情
是校長聯合學生們做的一場好戲,來發洩之前他對校長的高傲自大的不滿。

校長軟弱地爲自己討回尊嚴,他覺得自己沒做虧心事,爲什幺要這樣軟弱說
話,這不做實了自己的心虛幺。 不成,絕不能這樣,校長心裏想著,擡起頭來,
認真的看向文妖走路匆忙的步伐。 他追上去,「我沒想到會是今天這個樣子,放
心,我會給了一點補償的。 」

「謝謝你,我可不能領。 」

「你聽我說,你的大名還是夠讓本校蓬荜生輝的,」說完,他看到了文妖停
住了腳步,轉向他問道,「是嗎? 」

「哈哈,當然是啦,」校長說話時的神氣從沒有過這樣诙諧有趣。 事實上他
可不認可這個文妖。 那文妖也不簡單,他急需要把自己想了十幾年的理論灌輸給
那些小白鼠做實驗,他沒等校長說完,高視闊步走進了教室。 只可以教室門口太
窄,門檻不高,他一直挺足的身子不得不彎下來。 那時在教室的講台上,有好幾
個學生在玩耍,文妖的彎腰在學生們眼裏就是鞠躬。 緊接著講台上的學生也給他
回一個鞠躬。

文妖滿臉的羞憤,他來這裏可不是做個好好先生,他的紅臉上被胸口擠壓的
戾氣沖到了腦門上,這給了他一個羞辱別人的機會。

他匆忙了上了講台,順便也把那幾個學生趕了下去,他的心情爽夠了,可是
還沒真正讓他徹底爽透。 他心裏的那番大道理至今仍悶在心裏,就像喉嚨裏咳不
出的粘痰,搞得奇癢難搔。 一想到這個比喻,文妖覺得自己真是天才,連比喻也
用得那幺清新脫俗。 他故意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沒料到還把鼻腔裏的濃痰咳上來
。 那個聲響,全班同學都聽見了,包括在門外的校長。

學生們把他一舉一動全落到眼裏,看他下一步怎幺去做? 是把那口濃痰吞下
去幺,那也太噁心人。 把它吐出來,,當著學生們的面,也是不雅。 怎幺做才是
最好的選擇? 學生們開始了新一輪的竊竊私語。 可是文妖不是一般人,他自幼飽
讀聖賢書,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 別說頭髮他不捨得剪掉,就連
身上的汙垢他也是一個月才洗一次。 (寫得太離譜了,意淫得太過分了。 哈哈)
何況是區區的一口痰,他立馬吞了下去,這一個動作,校長也覺得無形中自己好
像也跟著吃了一口濃痰,實在是太噁心。 他在教室門口也拼命地扣自己嗓子眼。

文妖不管別人怎幺想,看向台下的學生們在竊竊私語,他拿起板子拍了一下
,震耳欲聾,教室裏立馬靜了下來。

文妖不顧其他,在那裏自言自語,說起了自己創立的文學理論,他大言不慚
給自己這套迂腐的理論冠自己名字,喚作:文妖文學批評演講。

具體內容如下:

第一個大意是,凡是不能運用我的(垃圾)典故,(肉麻)詞藻,書看太多
也不會有進步。 你們不要我是你們的損失。

第二個,如果你們不把我的文學理論吃透,便創作不出好的文章(作文)來
,並且,他要勸告學生,就是因爲現在什幺阿貓阿狗都能學文章(作文)了,所
以我的文妖文學理論演講也就不值錢了。 我覺得自己會做文章的名貴身份被降低
,由阿貓阿狗的功勞,是我不願意看到的低劣的文字,我知道我這番話會惹那些
阿貓阿狗不順眼。。

說完了這兩個理論,文妖得意非凡,在臨腳走出教室門口,他用力地咳一聲
,儘自己努力把之前吞下的濃痰吸了上來,他清清嗓子,「啐」的一聲,將痰留
在了教室裏。 他十分高興,覺得把自己擠壓了十來年的研究公布于衆實在太高興
了。 爲此也出了一口惡氣,向那些討厭文學理論的人吐痰也不過分。

文妖走後,學生們又炸開了鍋,他們好佩服這個特立獨行的文妖,你想想能
當衆吐痰能是一般人做到的幺,他們一哄而上,圍著那口濃濃的痰液在仔細研究
,那痰晶瑩透亮,尤其是中間的部分,如翡翠一般耀眼,學生們在研究,還有部
分人拍照留作紀念。 所以後來學生們又乞求校長請他回來教文學理論批評。 文妖
知道來龍去脈後自然沒想到還能有這個效果。 于是他欣然接受。

在以後的日子裏,他經常向學生們灌輸自己的文妖文學理論批評的知識,並
且有些說得很怪誕,常常爲「名詞」之爭批評其他不懂文學理論的人寫文章,有
時說得高興,大談藝術高雅庸俗之分,並且號召自己的學生收集別人的作文前來
給自己一一評判,然後在以後的課堂上發給學生當做文學理論批評範文的標準。

就這樣過了幾年,文妖呆在這裏有些膩煩了,他覺得自己這些學生的文學素
養太差,教了幾年,自己辛苦寫的文學理論批評教材無人能學懂學透,一面爲自
己深奧的知識沾沾自喜,一面爲別人不懂而獨自哀傷,他有些心淡,不過好在自
己的水準越來越高,與之相反便是自己的學生差得想吐痰。 這幺些年來,他的痰
也吐得所剩無幾。 于是他向校長提交了辭呈,不等校長回複,便匆匆帶著一些行
李遊曆大江南北。 他去了很多地方,在每個地方,他像孔子那樣,每到一個地方
他都給人們布道,擴散自己的影響力。 慢慢地,他桃李滿天下。 在他年老時,他
望著自己的一生,覺得心有不甘爲多少懂自己,又想到愛因斯坦當初創立相對論
時,全球也不過十幾人懂,他又滿意起來。

他回顧他的一生,可謂是波瀾壯闊。

記得他在惡魔島遊曆時,那裏鮮花盛開,惡草叢生,傳聞那裏的人還過著原
始生活,他們衣不裹體,時不時吃人肉,更有甚者,這裏的人們毫無羞恥感,無
論是親人朋友,他們很喜歡雜交。 那裏的曆史也是一片空白,刀耕火種過了上萬
年,還是沒有發明文字,文妖來到這裏自然興奮不已,伴隨之,這裏的文明落後
,自然帶著野蠻,有一次,文妖被他們抓住了,他們問他從哪裏來。 文妖哪裏知
道他們說什幺話,正所謂雞同鴨講,雙方扯淡了好久也沒弄出個所以然來。 爲此
,惡魔島的人們惱羞成怒,他們要懲罰文妖,將他們圈養的豬與文妖交配。 可憐
的文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操禽獸,虐待動物。 文妖那時有點想不開,想一
死了之,但最終沒有死成,後來還是惡魔島的女人救他出來。

可是文妖這個人心眼太小,他要恩將仇報,把那個女人強姦了,其實說強姦
也不對,反正惡魔島裏面的人把性愛沒當作一回事。 他們覺得做愛那事好美啊。
結果,文妖累壞了自己身體。 他發誓要寫一本曆史小說,揭露這裏的野蠻行爲。

他創作能力很強,沒多久就寫了出來,講述他與惡魔島人的交往,他不敢寫
自己被惡魔島的人抓到,然後與豬媾和,他在這處地方用了春秋筆法,寫自己與
豬相處得很好,教他們怎樣做東坡肉。 必要時,他要直筆,寫成惡魔島人性欲旺
盛,他們沒有家族觀念,也不知道什幺是亂倫,他們可以隨時隨地交配,反正性
欲上來了,看到有活的就幹,管他男女。 但奇怪的是,這裏的人沒有一個得過艾
滋病。

文妖百思不得其解,最後他又深入虎穴探個究竟,在之前那個女孩的帶路上
,他們來到了一座大嶺上,這裏樹木蔥郁茂盛。 文妖問她,「請教茗墨,此山較
別處甚覺雄壯,不知何名。 」這裏補充一下,那女孩叫茗墨,文妖平時說話文绉
绉的,有時說上瘾了,之乎者也常挂嘴邊,連茗墨也笑話他迂腐。 所以一說他痛
處,茗墨都被他蹂躏一番。 由于之前他操野豬屁眼,所以他也愛上了這個騷操作


當其時,他將茗墨的腰部以下帶子扯段,原始人的穿寸縷那個羞恥部位是爲
了遮風擋曬,被文妖扯下後,茗墨渾圓柔滑的美臀上,頓時出現在文妖眼前,他
咽了幾口水,又匆忙把自己的那根醜陋的陽具掏出來。 在陽光的照耀下,那玩意
兒是異常的面目猙獰,只見它高高地昂首挺胸,朝著茗墨的淡紫色的屁眼裏刺去


此起彼伏劈裏啪啦的聲音響徹整個樹林。 茗墨一滴滴汗珠在陽光下散發著比
這周圍的一切都要刺目的光彩。

「喔...... 文哥哥...... 啊啊...... 你,啊...... 你怎麽可以...... 喔...... 這樣對我,
啊...... 你的東西... 太大了...... 哦哦,...... 我受不了了,...... 我的屁眼快要...... 被
你插壞了。

文妖很享受這種征服的過程,尤其是女人在他胯下承歡的討好。 他抓著茗墨
的腰肢,不緊不慢地沖刺著,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沈重。 他放慢了速度,把
那玩意拔出來,那根東西有了淫水的潤滑劑,頓時雄風再現。

茗墨當時正在享受的高潮部分,她美美的陶醉其中,突然那根快活死人的東
西不見了,她的屄裏瘙癢難耐,她的空虛無處安放,便把頭轉向文妖,」文哥哥
,你怎幺了,要人家好難受╯﹏╰。 「

」這幺快就難受了,看來你們惡魔島的人真是忠于欲望啊,好像沒有欲望解
決不了的事。 「文妖一邊扶著茗墨的纖腰,一邊看著自己的陽物往那小包子一般
的蜜穴中刺去。 」看我不把你操死。 「剛插入,茗墨情不自禁地哼出呻吟聲,」
好美啊。 文哥哥...... 快點用力動啊。 哦哦...... 啊啊啊...... 嗯嗯...... 好爽哦...... 啊
...... 嗯...... 呢......「在茗墨言語的挑逗下,文妖的肉棒在她的騷屄裏帶出的蜜水
將兩人交合處染得精光發亮,心頭更是火熱,不由自主的說著淫話。

」啊,啊,啊啊啊啊啊。 「



」哦,哦,哦哦哦哦哦! 「

」嗯,嗯,嗯嗯嗯嗯嗯? 「

在那些哦哦啊啊嗯嗯的聲音裏,文妖到底還是把茗墨送上了高潮,事後茗墨
憐憫地看著這個又愛又恨的異族人,他懂的花樣還真多,什幺是單只腳做愛,什
幺又是兩腳羊做愛,啧啧啧,茗墨看著這個迷一樣的男人淪陷了。

自那次被他操了過後,就抛棄了自己。 茗墨還是很想跟他在一起做愛。 他不
單教會了怎幺做愛,怎幺叫才舒服,還教會了茗墨這個女孩寫做愛文字,譬如那
個」且「字,就是男人的雞巴。 是文妖的祖先的文字。 然後文妖用很形象的語言
與行動又跟茗墨做身體交流。 曾有過一段時間,茗墨有些自卑,覺得自己的文化
落後。

現在,文妖終于有機會向他請教時,她喜不自勝,茗墨回答說:」這嶺名叫
崇煥山,是甯捷界的第一大嶺。 聞得上面景致甚好,俺路過幾次,從未上去。 聞
言那裏經常會有怪獸出入,今日相公高興想上去一瞧。 我願奉陪走走。 「文妖聽
見」崇煥「二字,甚覺耳熟,偶然想起道,」莫非這就是我寫明史時那個煞筆的
出生地。 那我可得瞧瞧了,來驗證我的大作正確與否。 「

兩人撐扶著走上山去,在雲霧的襯托下,他們走路並不費力,那山上並無特
別之處,倒是那裏有不少飛禽走獸,與文妖所見相差不大。 正在這時,只見遠遠
的山峰上走出一只怪獸,其形如豬,身長六尺,高四尺,渾身青色。 兩只大耳,
口中伸出四個長牙,猶如象牙一般,拖在外面。

文妖好生奇怪,問向茗墨,」這獸如此長牙,卻也罕見,茗妹可知其名幺?
「茗墨道:」這個俺以前聽族人說過,此獸名叫當康,其鳴自叫,此物最講機緣
,始露其形,今必出現,可謂遇到有緣人。 「說罷,她看向了文妖,文妖不知其
故。 這時忽聽到一聲:當康。 嗚了幾聲,跳舞而去。 文妖才想起鳴墨的話裏玄機
,不覺笑之。 他望著當康奔跑的方向望去,發展那裏有一顆大樹,那樹木又高又
大,樹上的果實又紅又大,像是蘋果,可看那葉子又不像。 文妖好奇,但更爲迫
切的,他們有些累了,肚子此時不爭氣響了起來。 于是他決定去那裏稍作休息,
隨便摘些果實來填肚子。

下集預告:

文妖到那裏摘了果實,又捉到一個動物吃了,發作。 胯下的陽具變作一條褲
大蟒蛇,他全身無力,繼而變身,成爲一個大怪獸,將茗墨操死,後來藥力衰退
,身體裏還剩下一個......

慚愧,紀曉岚那兩個故事還沒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