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温州少妇vs25厘米黑人我上了一个打错电话的女人

精彩内容:

和阿靜的認識源于一個電話。

那天晚上十點多鍾的時候,我打電話找一個朋友,也許是號碼拔錯了,話筒裏傳來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說話的聲音,她問我找誰,聲音極好聽,有著一種很吸引人的磁性,那會兒我正閑得無聊,就裝作和她很熟的樣子,說「你怎幺連我都聽不出來了嗎,還說是朋友呢?」

她說真聽不出來,我有意和她調侃,就說你再想想,她還是說想不起來,問我你到底找誰呢?

我一時無法回答,就說我就找你,她說你認識我嘛?我說認識的,只怕你不認識我,她就笑了,說怎幺會呢?

我就告訴她說,本來要找一位朋友的,沒曾想接起電話來卻是個很好聽的「女中音」,就想隨便聊聊。她就不停「咯咯」

地笑,我說你笑什幺?她說「你一定是寂寞了,就拿著電話亂拔亂打,用這種方式解悶吧?」。

我也不好說什幺,就說是。憑我多年來在情場上的經驗,我隱隱約約在覺得這個女人一定是個很容易上手的騷貨,心中不免暗暗竊喜。她說「我的聲音真的很好聽嘛?我怎幺不覺得,我倒是覺得你的聲音好聽」,我說那咱們就聊聊吧,她說好吧。

我們就那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些諸如叫什幺名字、在那兒工作、成家了沒有、有沒有小孩、配偶在做什幺等等的話題,知道了她叫阿靜,29歲,有老公有孩子,還有一份很不錯的職業,我說你老公一定不在家吧,不然你怎敢拿起電話和一個陌生人聊天聊得這幺久,她說老公出差了,走了有半個多月了,我就說你一定想他了吧,她不回答我,只是呵呵地笑,聽著她很有感染力的笑聲,我的下體竟有了一些沖動的反應,你知道我已經有好久沒有和女人做過愛了,情慾正處于旺盛的巅峰,和一個陌生女人在電話裏聊天,確切在說是在調情,我禁不住有點心猿意馬起來。

我換了種坐姿,好讓鼓脹的陰莖不緻于被褲子勒得太難受,這時她說你挂了電話等會兒再打過來,我的孩子睡了,怕我們聊天把她吵醒了,我想這個女人一定也正處于饑渴的狀態,說不定兩小時後我就可以躺在她的床上了。

這樣想著我的生理反應就越來越強烈了,我挂了電話,把褲子脫掉,斜靠在床頭,不斷在用手在陰莖是套弄,把包皮翻開來,露出了發紫的大龜頭。

我想待會兒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在電話裏爲我「口淫」一次,我按了重拔鍵,她在第一時間裏接起了我的電話,我想這個女人一定是個性慾極強的蕩婦,要不就是自己的先生無能,無法滿足她氾濫的情慾,才會深夜裏與一個陌生男人在電話裏聊情,而且不設一點點防線。

我就試探地問她,老公不在家的時候是不是覺得很難熬呢?

她說不是,因爲他在家與不在家都是一樣的,我覺得很詫異,就問她爲什幺,她沒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說前年他老公患病動了手術,後來出院後就一直身體不好,說完後接連發出了幾聲歎息,我就問她先生得的是不是「那」

方面的病,她說你別問了,反正他根本不能盡一個丈夫應盡的義務,我們已經分開睡好久了。

我就奇怪天底下怎幺會有那幺的怨婦?現在的男人真的是這幺脆弱嘛?

還是因爲社會開放了,女人對性方面的要求越來越高了呢?這時我已經毫無顧忌了,就說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倒是真的願意幫幫她的,電話那頭的她好久沒說話,可能是礙于面子吧,畢竟我們連對方長得什幺樣都不知道,她肯定是有所忌憚的。

我繼續向她發動進攻,說此刻我很想抱抱她,她低聲說我也想,我說那我可真抱了啊!她笑著說你在那兒呀,你怎幺能抱住我呢?

我說我們可以在意念裏彼此擁著對方,她說那好吧,我說你感覺到我有力的臂膀了嗎?

她說感覺到了,你好壞。電話兩頭都是長時間的沉默,我想她此刻一定在假想著被一個男人抱著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我說我吻住你的唇了,你說「嗯」,說話的聲音有些微微的喘息,我又說,我說的唇不是指嘴唇,她問那是什幺唇呀?

我說是下面的「唇」,電話裏傳來她的嬌嗔,她說你一定是個情場老手吧?

我說是呀,我曾讓好多女人達到了別人不能給予她的快樂巅峰,她說是真的嗎?

我說是真的。她又無言,我說你感覺到我的手了嗎,它就在你的胸上,她說你別說了,我真的覺得很難受,渾身都覺得有種庠庠的感覺,我說你可以用自己的手替我摸住你的雙乳,我想此刻她一定在用力在揉搓著自己的乳頭,因爲我聽到話筒裏她的喘息聲越來越濃重,我說你猜我現在在做什幺?

她說不知道,我說我正想像著我的雞巴被你的嘴唇包圍著,她說我從未那樣做過,包括我老公,我說其實只要能讓對方感受到快樂,什幺方式都無所謂的,她說也許吧,但我從來沒試過,我說那你現在就試試好嗎?

她說好的,我又說如果你下面覺得難受的話,可以試著用手幫自己解決,如果你不想做雞、又無法排遣心底膨脹的情慾,那也不失爲一種無柰的選擇,我說你照著我說的去做,肯定會有效果的,她可能是對我的建議默認了吧,不大一會兒我就清晰地聽到了她「啊、嗯、……嗯」

的呻吟聲,我說你是不是到達高潮了,她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是的,我說我也想射了,她說我希望現在能見到你,我願意爲你做一切,包括你剛才說的口交,我說那你告訴我地址吧,她就告訴我所在的街道和門牌號碼。

一刻鍾後,我已經坐在了她家的客廳,她穿的是件質地很好的吊帶睡裙,因爲是初次見面,兩個人都覺得有些尴尬,彼此都在仔細地打量著對方,我說我的長相是不是讓你失望了,她說不是,你很帥,也很有男人味,只是與我剛才的想像有些出入,我說你指的是那方面,她笑而不答,我也沒心思再問,我所有的注意力此刻早已到了她的身體和隔壁臥房的床上,她的個頭略高,大概有165CM吧,身體有些單薄,但身材很好,一頭長髮散亂地披在她裸露的肩上,讓我覺得很性感,也很誘人,她的模樣不算太出色,但也能說得過去,皮膚保養的很好,是讓人看見了就想用手去摸一把的那種,她的睡衣裏一定沒有穿胸罩或內衣之類的,因爲我隔著衣服就能看見她凸起的乳頭。

我說你看起來很漂亮,很成熟,我知道我的話裏一定包含著一些恭維的成分,但對于女人,特別是你想和她做愛的女人,這句話卻是非說不可的,因爲你這樣說可以最短時間內讓她消除與你的隔閡,並讓她升起與你親近的慾望。

她說我們到裏屋說話吧,免得吵醒孩子,我說你的老公今晚不會突然回家吧,她說不會,我剛才還與他通了電話。

我們進了裏屋,屋裏的燈光很暗也很柔和,是適合作愛的那種暖昧的粉紅色,一股女人特有的氣息讓我覺得特別的興奮,坐在床上,我們卻沒有什幺話題好聊,因爲我來這裏的唯一理由,無非是想發洩自己難柰的情慾,而她我想與我也是一樣的,我說我想抽根煙,她說你抽吧,我點了一支煙,問剛才接電話的時候你就是躺在這裏嘛?

她臉微微有點紅,朝我點點頭,可能她早已急切得需要我了吧,她邊說邊向我走過來,把睡裙的下擺往上提了提,一下子坐在了我的腿上,我伸手抱住了她纖細的腰肢,她俯下身來,溫熱的嘴唇一下子吸住了我的嘴唇,一只手把我手裏的煙蒂拿掉,我把手從她胳膊下邊的開口處伸進去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算很大,但很挺很有彈性,說實話我更喜歡大一點的乳房,但今夜我卻別無選擇,況且在自己最無法忍愛性慾摺磨的時候,能有一個女人主動地送到嘴邊,也是一件很幸運的奇遇。

我用力地握住她的雙乳,她的身體有些顫抖,我把手又伸到她的睡裙下面,發現她的下身竟也是赤裸著的,在濃濃陰毛覆蓋下,柔軟的小逼濕滑滑的,我知道經過我剛才在電話裏的調情,她一定早已被情慾摺磨得沒有了人形,她的陰唇肥大而有肉感,我知道這樣的女人情慾一般都是很旺盛的,我說這幺好的東西閑置著,一直沒有人用,真是有些可惜,她就笑,說那以後就歸你用了,我說好呀我正求之不得呢!這時她就用手隔著衣褲摸我的雞巴,像個饞嘴的貓一樣,我說我們到床上去吧,就勢把她抱著放倒在床上,她的衣服脫起來很簡單一點都不費事,因爲裏邊什幺也沒穿,瞬時間一個赤裸裸的玉體就橫陳在我面前,這時我才發現她的身段很美,皮膚光滑而富有彈性,屁股微微向上翹著,修長的大腿、小巧的乳房,我把自己的衣服脫掉,一下子撲到她的身上,用嘴吸吮她的嘴唇和乳頭,並慢慢地往下滑,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輕輕在咬了咬,她說我們換個姿勢吧,然後在她擺布下,我們就擺出了「69」

式,這種方式是最適合兩人親吻陰部的姿勢,我想這個女人一定在性事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她用嘴含住了我巨大的龜頭,用舌頭在我的雞巴上遊走,因爲好久沒有和女人做過愛我的精液滿滿地積蓄著,突然被女人握住,覺得十分興奮,只覺得腹部一緊,差點把精液噴到她的臉上,但我畢竟是個有著十幾年性經驗的男人,我早已學會了控製射精的時間,再說,如果還沒有插入她粉嫩的小逼就一洩如注,她一定會很失望的。

我用舌頭在她的陰唇上吸著,用舌尖舔著她的陰蒂,吃她的蜜汁,她的屁股開始不停地扭動,擡高屁股迎合著我的舔食,我換種姿勢把她的雙腿架在肩上,握住硬挺的雞巴猛地插入她的騷逼,她興奮的嘴裏發生「啊、啊」的聲音,說「快用力幹我呀,我已經好久沒有嘗到過被大雞巴的滋味了」

我說我幹死你這個小騷貨,我要把你的蜜洞插破插腫,我的雞巴用力地在她的小逼裏抽送著,因小腹相撞而發出「啪、啪」

的聲響,隨著她的浪叫我覺得一股快感從腹部向全身襲來,我沒想到看起來如此文靜的一個女子,叫起床來的聲音卻那幺響亮,我真怕她的叫聲把隔壁的孩子驚醒,但女人往往到了這個時候會把所有的顧慮都抛到九宵雲外,變成了一個十足的浪貨,隨著瘋狂的抽送,我的精液噴湧而出,射在了她的子宮深處,我覺得她的蜜洞裏有一股熱浪澆在了我的龜頭上,我們同時到達了高潮,我抽出雞巴的時候,看到她的陰唇上、陰毛上沾滿了白色的粘液,陰道口還在向外流著濃稠的精液。

我說你舒服嗎?她說我結婚這幺多年了,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痛快淋漓地做過愛,即便是新婚蜜月我和老公也缺少激情,每次性交都像例行公事,他在做愛方面絕對不是個優秀的男人。今天我才真正體會到,做女人原來這幺好。

那一夜我們不停地做愛,可能有六、七次吧,我們像兩個貪食的孩子,整夜地纏綿在一起。她的逼一定是被我操腫了,因爲早上起來我看她走路的樣子怪怪的。

後來我們再也沒有一起做過愛,因爲在那之後不久,同事就爲我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很快就結婚了,婚後的我再也不用帶著自己無法滿足的情慾滿大街向過往的女人示媚留情,我的妻子很漂亮,家庭生活也很幸福,我覺得不能再做些對不起她的事,後來阿靜多次與我聯繫,都被我用各種借口推脫了,不是我無情,而是我在生活中其實是個很傳統很顧家的男人,只是那一夜的經曆讓我終生難忘,我知道阿靜一定在心底對我有很多怨恨,因爲她自以爲抓住的「性」福只是那幺短短的一夜,我覺得很對不起她,希望她能重新找到新的性伴。

                       【全文完】

温州少妇vs25厘米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