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魔法实验

精彩内容:

"皇室毒血",可是說是皇國奈爾法曆史上最爲令人震驚和憤怒的醜聞之一

    一直以來作爲國民偶象,得到極大民衆喜愛和信賴的二皇女琉娜和叁皇女阿莉亞,

    竟然同時被查出勾結外敵,制作麻幻藥的事實,這一消息傳出立刻就舉國震驚,

    當場就有兩位皇女的支持者出現抗議示威。由于皇王病重,一直與諸位皇女關係

    不睦的二皇子阿格爾聞訊之後,即出來主持局面,同時不顧四皇女瑪耶的強烈抗

    議,阿格爾以叛國嫌疑爲罪名將兩位皇女關押,進行全面調查。四日後,阿格爾

    公布大皇子阿雷斯涉嫌其中,同時傳出二皇女琉娜血統疑問,有傳言說二皇女並

    非皇王所生,此訊一出,皇國上下大皇子派係立刻舉行武裝示威,皇國政權風起

    雲湧之時,二皇女琉娜出面承認指控,但否認大皇子涉嫌,至此這樁皇國史上最

    大的皇室醜聞案進入了新一輪明爭暗鬥。表面上是關于兩位皇女的指控,暗底下

    卻是大皇子派係同二皇子派係的實力比拼。

    最終,由于證據充分,二皇女琉娜被永遠剝除皇籍,定爲叛國者。叁皇女阿

    莉亞涉毒事件仍然在調查當中,但情況極爲不利。數日後,皇王宣布二皇子阿格

    爾爲攝政王,暫代皇王職務,同時勒令遠在帝國'法爾特'的大皇子阿雷斯回國

    接受審查,至此這場震驚全國的'皇室毒血'事件告一段落,但是事件還遠遠沒

    有結束………

    叁皇女的支持者仍然在努力爲他們心中的偶象開脫,大皇女阿西斯行蹤不明,

    歸國大軍遠駐在外,虎視眈眈,大皇子阿格爾在帝國面見了帝王,歸期末定。

    爲什麽要把瑪耶留下?這是包括我在內,很多人都想問的一件事情,四位皇

    女之中,除了手握兵權的阿西斯之外,對二皇子最抱有敵意的就是四皇女瑪耶,

    也是如今身處首都的唯一皇室成員。

    "這就是政治,拉迪奧。"二皇子手托著酒杯,笑著一飲而盡,"留住我那

    驕傲的妹妹是爲了作秀給國民看,我阿格爾並非因爲私怨而處理局面。同時,也

    是爲了穩住那一觸即發的反亂,衹要四皇女還擁有自由,還在爲她的姐姐們奔走

    的話,反亂就不會徹底激起。"

    "但是,殿下,四皇女雖然年輕,處事不周,但並非傻瓜,而且極具行動力。

    就這麽放任的話,就好比……。"我還沒有說完,就被阿格爾打住。

    "誰說就這麽放任不管的,我這個小妹妹從小就是對我攻擊性最大的一個,

    現在是時候讓這個可恨的小妹妹用身體回報我的時候了。"阿格爾笑了笑,攤開

    手,"拉迪奧,我把她交給妳,不過記住,我要妳保持她現在這個樣子,妳的洗

    腦進度必須暫停,一個會惹事的瑪耶,才是讓人放心的瑪耶,明白了沒有?"

    我愣了愣,衹有同意,看來我和這個驕傲小皇女的奇怪關係,還得繼續一段

    時間。

    …………………

    夜色,貴族間的夜宴,已經獲得二皇子阿格爾的支持,讓我在這些貴族間聲

    望也大大提高。公爵成爲了阿格爾的側近,我也終于擁有了正式公開的身份,宮

    庭魔術師,這讓我很容易就可以邀請到皇國內的一些權力者來參加我的晚宴,分

    享彼此的轶事。而很明顯,最近皇國內最能讓那些暗藏心機的貴族們感興趣的,

    莫過于權力者私底下流傳的一種記憶水晶,這種高價的水晶擁有複制和記錄能力,

    可以將景象通過攝像的方式記錄下來,並進行流傳。

    當然,因爲十分稀少和高價的原因,能擁有記憶水晶的人並不多,而且因爲

    無法更改和擦拭的關係,其實用價值並不高,所以記憶水晶僅僅是富貴人的一種

    奢侈品罷了。如今,在我的私人交際圈 ,這種記憶水晶卻成了最流行的玩物。

    "哦,又有新的影像了嗎,上次是大聖堂 同士兵亂交浣腸,這次又是什麽

    呢?"貴族人士聚在一起,人人都拿著一個水晶,相互議論,他們個個眉飛色舞,

    情緒高漲。

    "這次是在她自已的閨房,光著屁股,頂著胸前的大肉在窗上,讓人操,呵

    呵,別說多淫蕩了。"

    "想不到這個四皇女這麽淫蕩,妳說這次的皇室醜聞 ,會不會有她?"有

    人輕輕說。

    "不知道,要是有的話,二皇子早就察出來了吧,四皇女和他一直不和。"

    "說起來,拉迪奧這家夥也真有辦法,竟然能夠搞到這些東西。"有個貴族

    拿出水晶晃了晃,"我早就看那個整天眼高于頂的四皇女不順眼了,看她被操的

    樣子真痛快。"

    "呵呵,說得沒有錯,那個臭女人是該教訓一下。"其它貴族也感同身爲,

    他們都在四皇女手下吃過虧,"我就非常喜歡那個,四皇女被綁在妓院的地下,

    整個四肢都被嵌在地板 ,奶子上寫著十叁號,撅起光屁股讓人操的樣子,看了

    就高潮。"

    "哎,怎麽不說最近的,四皇女在風月場所和馬交歡,被當成馬綁在馬腹下

    操的樣子,看她那淫亂的樣子,不知道流了多少水,最後吞馬精的影像,真是讓

    人想想就興奮,那匹馬叫黑風吧,就是皇女殿下一直以來的戰馬啊。"貴族說完

    還不過瘾,又加了一句,"幹,就應該操死這個婊子。"

    "聽說這個四皇女已經麻幻藥上瘾,真是不要臉,可她自已還渾然不知呢。

    "

    "各位先生。"我笑著從他們身後出現"請記住,這個女人不是真正的四皇女瑪耶,衹是個同她很像的女人,另外請最近管住妳們的嘴巴,不然我可不能保

    證瑪耶的劍不會刺向妳們,大家都知道,四皇女的劍法一直很快。"

    "啊,說誰,誰就到了呢?"我微笑著點了點頭,身後的大門打開,四皇女

    瑪耶仍然同以前一樣,白紫色勁裝打扮,快速地從走道上進入大廳,粉紅的長發

    同柔軟的短裙隨風飄揚,讓人浮想聯翩。

    "這不是四皇女瑪耶殿下嗎,妳怎麽有空來這 ?"我連忙上去迎接。

    "啰嗦,還不是妳辦事能力太低?"瑪耶冷哼一聲,"沒想到辦點事情還要

    找妳,拉迪奧,妳記住,別以爲成爲宮庭魔術師就以爲可以胡作非爲了,我從一

    開始就不贊成阿格爾的作法。"

    "那是瑪耶殿下顧全大局,您是皇女,而我衹是小小的宮庭魔術師。"

    "別給我裝腔作勢了,妳心 在想什麽我最清楚。聽著拉迪奧,我會同意與

    妳合作,並非因爲對我哥哥妥協,而是爲了整個皇國,如今皇國內亂,雖然我相

    信阿莉亞姐姐是無辜的,但作爲皇女,我也必須要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履行職責,

    穩定局面,明白了沒有?"瑪耶尖聲尖喝。

    "是的,在下會盡快去尋找麻幻藥的來源。"

    "麻幻藥這種東西,應該永遠從我皇國內消失!"瑪耶大聲地說完這句話,

    忽然有人暗中笑了起來,這讓四皇女有些奇怪,她疑惑地望著周圍的貴族,試圖

    明白他們的笑意。

    "咳咳。"我看情況立刻咳嗽了幾聲,將四皇女拉到一邊,"瑪耶殿下,關

    于妳之前追查的假皇女事件,在下查到一些眉目。"

    "我不記得我委托過妳這件事情。"瑪耶臉一紅,對我瞪了一眼。

    "哦,那在下…。"我故意提高音調。

    "等等。"瑪耶跺了跺腳,"妳過來,告訴我妳查到些什麽。"

    "可是…。"我故意猶豫,"皇女殿下,我覺得您還是親自去一下比較好,

    我想妳知道我的意思。"

    我特意用一種難以啓齒的表情看著四皇女,果然這個高傲的小美女臉紅了,

    她咬了咬牙,"去叫艾魯瑪,讓她和我一起去。"

    "殿下,艾魯瑪事官務不是被派出去辦事了嘛,她要過幾天才會回都。"我

    湊近瑪耶,立刻四皇女臉上就浮現出極大的厭惡表情,不過最後,她還是壓下這

    種厭惡感。

    "好,妳同我一起去。"說罷她頭也不回,風一樣的先行走開了。

    ………………………

    "爲什麽要帶我來 ?"

    皇都內最大的風月區域內,仍然一片歌舞升平,自從二皇子繼位之後,這片

    一直以來的黑色地帶仿佛立刻得到了合法地位一樣,每天過往的遊客數量極劇增

    加,很快就成爲了都城內最紅火的地區之一。而'雙腿間的粉紅',這座最大的

    豪華銷金之所,成爲了最受注目的地方。

    "爲什麽要帶我來這 ?"在門口,瑪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雖然這 人流

    量很大,但風月場所永遠不會缺少流浪漢和乞丐,于是衹要罩上大鬥篷擋住臉,

    就沒有人會認出四皇女瑪耶竟然也在其中。

    "妳要找的線人就在這 。"

    "爲什麽不把他帶到皇宮去?"

    "難道妳想讓二皇子知道這些事嗎?"

    這句話果然擊中了瑪耶的軟肋,她瞪了我一眼,然後繼續跟著我的腳步。街

    角酒館邊上,站著一個同樣身著暗色鬥篷的男人,寬大的布料將他整個人罩在身

    子 面,看不清楚。我走上前,然後按事先準備好的,扔了枚金幣給他。

    "那個長得和四皇女一樣的女人是誰,又在哪 ?"我示意瑪耶不要開口,

    獨自詢問。

    "嘿嘿,老大,妳也是打聽那個婊子的嗎,她可是最近的大紅人噢。"流浪

    漢笑了笑,將金幣收進袍子 ,"聽說她的母親原來是個貴族,後來因爲皇室肅

    清,結果家族沒落,被迫遷移皇都,途中被一夥強盜給洗劫了,自已也被那群強

    盜抓回去天天操,然後生下了這個女兒,也不知道自已的父親是誰。"

    "這不值一枚金幣,妳這個家夥,告訴我她是誰,最近出沒在哪 ?"

    "嘿嘿,老大,妳可別急啊,這婊子叫瑪利亞。"

    "很普通的名字。"

    "是,聽說她本人其實雖然神似瑪耶皇女,但也是被人操控。她背後的那張

    大手叫'白日美人',嘿嘿,老大妳一定聽說過這個名字吧,他們不僅控制這一

    帶的情色生意,聽說還制作麻幻藥。"

    "他們膽子這麽大?"我裝作吃驚的樣子。

    "嘿,他們的後台硬著呢,可是有貴族撐腰!"

    說到這 ,很明顯瑪耶抽動了一下,但幸好罩在鬥篷下,那人也沒有注意。

    他衹是看了一眼,就繼續說,"她出現的次數並不多,但每一次都引起熱哄,因

    爲她實在太像四皇女了,妳一定見識四皇女吧,雖然是個美少女,但平時一直高

    高在上的模樣,實在想讓人騎在她身上幹啊。另外她還不止一次掃蕩過這 ,這

     所有人都巴不得去幹她呢。"

    瑪耶在一邊緊握拳頭,我想如果有可能,這個流浪漢的鼻子一定歪了。

    "她一般都做表演些什麽?"剛說完,我就感到有人重重地踢了我一腳。

    "很多啦,最最基本的就是跳舞和鋼管舞,妳可沒看見,那個長得和四皇

    女一模一樣的婊子在台上大跳豔舞的樣子,那長腿,那胸,真是沒得說。跳完後,

    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就會在台上公開讓人幹,最多的一次是讓六個人一齊幹她。"

    "六個人怎麽幹?"我故意大吃一驚。

    "嘿嘿,女人下面兩個洞各一根,嘴 塞上一根,然後那胸也可以讓一根,

    最後是兩衹手各一根,要不是親眼看到妳一定想不到這個女人竟能被開發到這種

    程度。"

    我幾乎可以感受到瑪耶殺人的目光,趕緊搖手,"好了好了,不用再說了。

    "

    "嘿嘿,老大妳不去親眼看一看就損失了。"流浪漢似乎對這個話題樂些不

    疲,"也有可時候,她會帶著面具上台,脫光衣服,衹要有人掏一個銅幣就可以

    操她。更勁暴的是在場上,當場和狗交配,還有和馬戲團抓的獸人交配,真是看

    得人下面快要硬掉了。每天她都被幹得翻了白眼,還一個勁叫,別提多淫蕩了,

    嘿嘿,所有人衹要一看到那張長得和四皇女一模一樣的臉,就讓人想沖上來操她,

    狠狠地報複那個驕傲的小皇女。"

    "無恥。"終于忍不住,瑪耶噴出了這麽一句話。一聽是個女人,不僅是流

    浪漢,其它人也圍過頭看來,這讓場面變得無比尴尬,于是我衹能帶著瑪耶先行

    離開。

    這時候,我聽到背後有聲音傳來:"老大,聽說今天這個婊子也會來演出哦!

    "

    果然,這一聲讓瑪耶動心了,然後經過我百般的勸說,瑪耶才答應同我一起,

    進入雙腿間的粉紅,並且僞裝成瑪利亞的身份。

    ……………………

    一進妓院的大門,人們很快就認出了她,立刻就有人湧了上來,人們發一陣

    淫穢的歡迎聲,然後他們紛紛圍了上來,將瑪耶圍在中央。

    "妳們想幹什麽?"瑪耶沈住氣,低聲說道

    "小美女,今天怎麽這麽早就來了?"其中一個人走上前,就立刻從後面抱

    住瑪耶的腰,然後將她摟在懷 ,伸出手進她的衣服 ,但出乎他所意料的,今

    天他的手再下伸不下去了。

    "惦量惦量自已的樣子。"瑪耶冷冷地說完,就繼續往前走,"果然,什麽

    地方就出什麽人。"

    "嗨,臭婊子,妳說什麽?"我根本沒有攔的時間,瑪耶身後的大漢就掄拳

    沖了上來,但猛撲之下,就突然發現眼前一直以來淫蕩的女人,此刻卻像靈貓一

    樣,輕輕地轉過身,就躲過了攻擊,然後擡起修長的美腿一腳將大漢踢飛出去。

    "惦量一下自已的分量吧。"瑪耶單腿優雅地站立,還沒有來得及收回腿,

    就被立刻沖上來的人圍了起來,瑪耶冷哼一聲,"果然是下種所呆的地方。"

    妓院間的哄打于是毫無懸唸的發生了,對方是叁個大漢,而瑪耶衹是赤手空

    拳的女子,但很快那些想要染指這朵嬌美鮮花的男子就發現自已錯了,眼前女人

    可不是一衹衹會揮舞爪子的貓兒,很快一陣悲慘聲傳來,衹見叁個大漢每個人都

    痛苦地捂住自已的下半身,瘋狂地逃出了房子。立刻所有人都對眼前的景像驚呆

    了,今天的瑪莉亞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幹得真不錯"拍手聲傳來,幾個優雅的貴族男子笑著走過來,"那些粗人

    的確配不上四皇女殿下。"

    "誰是四皇女?"瑪耶瞪了對方一眼。

    "當然,不過瑪利亞今天的表現和真正的四皇女瑪耶真是像極了。"青年大

    笑,"不知妳是否願意同在下共享今天的夜晚呢?"

    瑪耶看著對方下流的眼神,可能明白了,那些男子是把她當成真正的四皇女

    分身看待了,頓時心中一火,扭頭就朝樓上走去,但這些男子竟然不知趣地追上

    去,然後捉住她的手。

    "我警告妳們,不要碰我!"瑪耶一回頭,怒目回睜,"妳們這些敗家子,

    如果再纏著我的話,啊!!!"

    話還沒有說完,瑪耶就紅著臉用手扶住樓梯,臉變得越來越紅。我在一旁仔

    細地看著,心 暗暗發笑,自然發情效果這時候起了作用,雖然平時並不明顯,

    但衹要運動激烈,呼吸加快的話,被改造過的肺部就會發出快感,呼吸越快,快

    感就越強烈,而快感越強烈,她就會不由自主的加快呼吸,對于性格急躁的瑪耶

    來說,這是最惡毒的武器了。

    果然,立刻瑪耶和那些貴族子弟就發生了言語的爭吵,甚至開始拉拉扯扯,

    衹不過瑪耶顯然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強勢,她緊緊咬著牙,修長的雙腿牢牢夾緊,

    一衹手撐著扶梯,似乎很吃和的樣子。

    "嘿嘿,還裝什麽四皇女的樣子。"其中一個男子看瑪耶情況不對,突然沖

    上去將她一衹手反扳到背後,"妳衹是一個淫亂的母豬而已,惦量一下自已吧!

    "

    "哼哼,看,她的乳頭都勃起了,果然是個連豬馬都可以上的婊子啊,說說

    話都能發情。"另一個男子淫笑著伸手探到瑪耶的兩腿之間,然後輕輕一帶,銀

    亮的濕痕就被從她的下半身帶了出來。

    "妳說什麽?"聽到和動物交合,瑪耶的臉更紅了,"誰和豬馬做過了!"

    "嘿嘿,下半身都濕成這樣了,還裝啊。"男子笑著晃了晃手 的淫絲,然

    後大聲說,"妳不過就是一個發情的母豬的而已,這  沒有上過啊,哦對,妳

    現在是四皇女瑪耶,而不是淫蕩的瑪莉亞,是不是啊,我們的母豬皇女~"

    貴族男子的笑虐,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笑了起來,至于瑪耶,則臉紅得更曆害

    了,衹可惜她越氣,越是使不出力氣,身體內不斷流出的快感則越大。此時的四

    皇女已經被快感弄得全身無力,虛弱在任由那些下流男士玩弄,就好像一個婊女

    一樣,不斷在男人們的玩弄下,開始慢慢發情。

    多半,現在是我發揮的時候,畢竟這個小皇女是我今後要一直侍奉的對象,

    我可不想天天面對一臉充滿惡意的臉,于是清了清嗓門,大聲喝道:"妳們給我

    住手,瑪莉亞小姐今天還有特別演出!"

    "妳小子,想吃苦嗎?"立刻就有人對我怒目相向,但很快卻被他的同伴攔

    住。

    "這,這不是新任的宮庭魔術師,拉迪奧先生嘛,失禮了。"看來權勢終究

    是個好東西,那個認出我的男子對他的同伴使了個眼神後,他們泱泱地退開了。

    我走到全身無力的瑪耶身邊,裝作關切地問;"怎麽了,妳看起來身體不舒

    服啊。"

    回應我的,衹有瑪耶那充滿疑惑和驚訝的眼神。

    ……………。

    "看起來,妳好像經常混迹這 嘛?"因爲怕露出破綻,對于瑪耶的肺部改

    造力度被我控制在了最小的範圍 ,所以四皇女很快就恢複了過來,正怒氣騰騰

    地看著我。

    "這,可不是爲了調查殿下的事情嗎?"

    "那個女人真的在這 工作?"瑪耶有些疑惑地繼續向前走,路過的每個人

    都對她投來好奇和下流的目光,經常還有人對她動手動腳,但這次瑪耶並沒有回

    擊,衹是惡狠狠地瞪回去罷了。

    "剛才事情,我命令妳忘記。"不一會兒,瑪耶咬著嘴唇說道。

    "什麽事兒?"我裝作不知道。

    "妳這個混蛋,我現在可以一劍刺死妳!"

    "妳還藏了武器?"這次我是真的吃了一驚,"如果被發現的話,就不好了。

    "

    "那就把這 的人全部帶走!"瑪耶恨恨地說,"我簡直受夠了這 ,哪怕

    是阿格爾也別想攔住我。"

    "恕我請問,殿下之後見到瑪利亞的話,會怎麽做?"

    "瑪莉亞,她是誰?"瑪耶敲了敲臉袋,"啊,妳說那個假冒我的臭婊子啊,

    這個侮辱我名聲的女人,本來我就沒有想讓她安穩地走出這 ,等我再到她再說。

    "

    "殿下,妳不會一劍刺死她吧?"我問道,"那妳爲何不直接派人來抓她?

    "

    "我的部下 有姦細,而且他們並不適合調查風月場所。"瑪耶頓了頓,"

    刺死她,我倒是很想這麽做,不過我需要詢問她一些事情,而且這個和我長得很

    像的婊子對我也有利用價值。"

    說完,她甩了甩頭發,昂起頭走向前,似乎已經打定主意揭示自已的身份了。

    來到最深處的大廳時,她停了下來,大廳前列有守衛,同時大門緊閉,但顯

    然可以聽到 面的音樂,另一面必須在舉行盛宴。

    "妳說的那個女人就在 面吧?"瑪耶回過頭問我。

    "不,不在 面。"我聳聳肩。

    "這是什麽意思?"一聽之下,瑪耶充滿怒氣地看著我。

    "因爲啊………"我冷笑看著窗邊升起的明月,伸出手詠唱著早已裝備多時

    的咒文,"因爲很快妳就會在 面了。"

    …………………

    "哦,拉迪奧先生,妳終于來了。"一進門, 面果然別有洞天,到處都是

    精美絕倫的裝飾品,大廳內人來人往,樂手,侍者,還有更多的豪紳貴族已經等

    候在那 ,這些人,都是皇國內極有權力的貴族商人,他們全是二皇子阿格爾的

    支持者。

    衹不過,他們現在有很多人都已經脫下了衣服,正淫笑著圍聚在一起。這

    正在舉行一場狂歡的晚宴,這 有很多穿著暴露的美豔少女,活色生香地聚在每

    個權力者身體,服侍他們。但對于這些權力者來說,閱女無數的他們能感興趣的

    女人並不多,通常不是極爲美豔,就是極有身份。

    而艾魯瑪,這群黑色百合花之稱的精明事務官就是其中之一,作爲大皇女阿

    西斯的副官,冷豔的艾魯瑪那犀利的行政能力經常讓貴族們束手束腳,咬牙切齒,

    很早以前就有貴族盯上了這個皇國內首屈一指的美女,但礙于皇女的權勢無能爲

    力。

    但如今,情況已經不一樣的。艾魯瑪此刻正被各色貴族們圍在中間,她全身

    赤裸,光滑美麗的身體就這麽誘人的展露在所有人視線中。衹有雪白豐滿的大腿

    上,還留有她那標致性的黑色網眼絲襪,黑色長襪印襯著雪白的肉體,看起來極

    爲動人。

    "啊,啊,啊~~~大人,大人~~"艾魯瑪以騎馬姿勢坐在一個男人身上,分

    開雙腿讓男人的陽具直入自已的私處,正積極地擺動自已的身體,引導對方的陽

    具進入自已的身體。原本冷豔的目光此刻卻顯得誘惑致命,雪白的身體上布滿汗

    漬,在燈火的照耀下泛著白光,胸前飽滿的雙峰在一次次上下起伏中跳伏。

    "啊主人,妳來了?"艾魯瑪剛說完,就被身上的男子打了一拳。

    "該死的婊子,給我安份地做完!"這個男人似乎已經到了暴發的邊緣,衹

    見他伸出雙手緊緊掐住艾魯瑪的腰際,然後瘋狂地挺立,伴隨著女人連續不斷的

    呻吟聲,男人終于到達了性的高潮。剛一做完,男人就用力一推,把艾魯瑪像垃

    圾一樣推倒在地上,緊接著被另一個貴族抱住。

    這一次是兩個人,艾魯瑪身後的貴族扳開她的一條腿,分開握住,讓她單腿

    著地,整個人橫側,另一條豐滿的大腿放在手 把玩著。同時艾魯瑪的前方男子

    直接夾緊她的頭部,將自已的陽具送進了女人嘴 ,開始大力地抽插,艾魯瑪的

    嘴巴被填滿了,衹有發出沈悶的呻吟聲。緊接著,身後的男子也將艾魯瑪擡著的

    腿抱緊,然後夾在腰際,將自已的肉棒刺進了艾魯瑪那還在流有精液的肉穴 。

    "哦哦,拉迪奧大人,妳終于來了,我們等了妳很久呢?"還空閑著的貴族

    一見我過來,就立刻迎上來,眼睛卻色迷迷地看著已經被我催眠的瑪耶。"四皇

    女瑪耶,我們等了好久啊。"

    "啊,四皇女真的來了,可是好等啊。"一聽到四皇女前來,所有人的眼睛

    都在發亮,紛紛圍聚過來,"果然還是四皇女最好了,堂堂皇女哎,自從上一次

    我就一直在等這一天了。"

    "怎麽樣,對這個肉便器滿意嗎?"我問他們,這些人全是阿格爾的支持者。

    "當然,不過真難想像這個冷豔的皇國黑百合,竟然能被妳調教得這麽順從。

    "貴族男子嘿嘿一笑,"這個臭女人,在以前就一直壞我們的好事,處處追查我

    們,早就想這麽玩她了,大人,這幾次我們很盡興。"

    "大人們盡興就好,以後很多事情,也請各位大人照顧了。"我微微低下頭,

    表示同等的尊敬。

    "那是自然,我們是一直支持二皇子殿下的。"貴族男子頓了頓,"說起來,

    好不容易把這個艾魯瑪弄到手了,這樣玩還有點不夠勁,不介意讓我們玩點更激

    烈的吧。"

    "當然,這個肉便器妳們隨便玩,但注意請不要玩壞了就是。"

    "呵呵,妳看起來很恨她啊,是因爲以前吃過她苦頭吧。"貴族大笑。

    "沒錯,她對我所做的一切,我會讓這個臭女人用自已身體來百倍的償還我

    的。"我得意地笑道,被完全洗腦的艾魯瑪如今徹底成爲了我的玩具,平時將她

    留在身體任勞任怨地處理一切事務,同時閑下來充當我的性慾排泄器,另一方面

    利用她美麗的肉體去爲我進行性賄賂。我要把這個女人身體 所有的剩余價值都

    榨光。

    "那麽就謝謝拉迪奧大人了,不過今晚,我們的主角可不是她。"貴族一邊

    說,一邊淫笑著看著我身邊的四皇女。

    "去,記住妳的職責,高貴的母豬皇女,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被圍在饑渴的貴族中間,因爲腦海內的常識沖突幾近崩潰的瑪耶,我忍

    不住發出成得的大笑,無論如何,我才是勝利者。

    ………………

    深夜,狂宴卻正值高潮。

    "怎麽樣,妳這個高高在上的皇女,這樣就不行了嗎?"

    "餵,瑪耶,再加把勁,讓老子射出來啊。"

    在男人的嘲笑聲中,衹見瑪耶和艾魯瑪兩個人美麗的肉體上此刻已經布滿了

    淫臭的白濁,厚厚地一層沾在身上,看起來淒慘無比。兩個人都被四腳倒攢,雙

    手雙腳向上像牲畜一樣鎖在一起,吊在半空之中。下半身被強行分開,毫無保留

    地向所有人張開,高度正好調教到成年男人輕易插入的高度。

    這可是真是壯觀的場面,這兩個被吊在半空中任人玩弄的肉體,誰也不會想

    到竟然是皇國內極具權力的兩個女人。

    "餵,怎麽不叫了,母豬就要像母豬一樣叫啊。"

    然而兩個女人現在已經幾乎虛脫,連續多次的插入和射精,讓她們的腹部就

    好像懷孕了一樣,衹是稍稍一動都極爲勉強。

    "再動啊,不動就無聊了,妳不是很曆害嗎,連男人也不放在眼 嗎,怎麽

    這樣就不行了,四皇女,母豬皇女瑪耶!"男人越說越大聲,然後瘋狂地抱住瑪

    耶布滿精液的肉體抽插。

    同時,又有一個男人走到瑪耶被身後,拉扯頭發把她布滿汙垢的俏臉使勁向

    後仰,接著將肉棒直刺入她的嘴 。

    "嗚,嗚,嗚!!!!"男人的咆哮聲,嘲笑聲,以及瑪耶沈悶的呻吟聲,

    以及鎖住她雙手雙腳,攢在一起的鐵鏈聲,混成了一曲瘋狂的曲樂,終于,雄性

    的怒吼聲傳來,前後兩個男人同時將自已的精液注入了瑪耶的身體 。

    特別嘴邊,已經灌滿了精液的瑪耶被這突如其來精液嗆到了,皇女因爲連續

    的高潮,翻著白眼將胃 的精液逆流噴出,看起來可笑之極。同時,由于味覺神

    經改造的關係,衹要飲入精液就會讓這個變態的皇女産生快感,進而高潮,這使

    得已經非常疲勞的瑪耶被一次口爆,強烈的高潮讓她一陣抽搐,然後終于失神暈

    了過去。

    "哈哈,看妳這樣子,什麽皇女,簡直是個淫亂的母豬啊!"

    另一邊,艾魯瑪也被吊著被無數男人玩弄,衹不過這一次她被換了個姿勢。

    瑪耶是臉朝上,被四腳攢綁,艾魯瑪則是臉朝下被這樣綁住,同樣也有一前一後

    兩個男人,將滿身白濁的艾魯瑪插得慾生死。

    "沒想到這個艾魯瑪可是很耐玩啊,而且不會像這個臭皇女一樣掙紮亂叫。

    "貴族一邊抽插,一邊滿意地說著。

    "是啊,沒想到外表冷豔的女人竟然這麽淫蕩,被這麽玩也不吭一聲。"貴

    族邊說著,邊騰出一衹手,伸到艾魯瑪身體下面,那對還在半空中搖晃乳房摸了

    一陣。

    "啊,請各位大人盡情的玩吧,這個女人以後就是妳們的共用便器,以前被

    她壓制的怒火請盡情發泄好了。"

    "哈哈,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貴族們又是一陣哄笑,紛紛放開已經因爲

    連續高潮和插入而失神的瑪耶,圍到艾魯瑪身邊,開始了新一輪的輪姦,大量的

    白濁從艾魯瑪豐滿的裸體上流出,原本黑色網眼的絲襪也被沾滿了白濁,看起來

    艾魯瑪整個人就像浸在銀白色的淫液 一樣。

    數不清的高潮,然而沒有抵擋和逃避,同瑪耶不同,被我完全洗腦的艾魯瑪,

    就像忠實的人偶一樣服從我的命令,即使我讓她永遠高潮到死,恐怕她也不會拒

    絕。

    人群好像還沒有減少一樣,這些貴族還帶了自已的侍從,親戚前來,所有人

    還是不少的。乍看之下好像是二皇子阿格爾專門爲了迎合這些支持者而設計的宴

    會,但這些人似乎並沒有意識到,四皇女的肉體不僅是贈禮,也同時也是餌。衹

    要參于過這種宴會的貴族,將會變得不得不支持阿格爾,一旦他們的行徑被公之

    于衆,便是汙辱皇族的最大罪名。阿格爾唯一需要犧牲的,衹是四皇女而已。

    這就是二皇子所說的,利用妹妹的肉體來回複他。

    我走回到被四蹄倒攢的瑪耶身邊,這個女人已經完全沒有了原先淩利的氣勢,

    仍然失神地倒在半空之中,雙腿間的洞 還不斷滴下精液,顯得又淫蕩又淒慘。

    "好啦,失神時間結束了,艾魯瑪那邊可是爲妳努力了不少哦,妳該起來繼

    續爲大家服務了。"我伸出手拿著瑪耶那已經被精液浸透的肉褲,然後笑著塞入

    她的嘴 。味覺神道改造後的她對精液的味道十分敏感,強行塞入的內褲 布滿

    了精液,我朝著瑪耶的嘴 一擠。

    "大家,裝備好了嗎,四皇女被她自已的內褲弄得高潮的一幕,等著看吧!

    "我手部用力,將內褲 的精液擠出的同時,無數貴族舉起手中的記憶水晶,將

    這心脈沸騰的一幕記錄了下來。

    "嗚,嗚!!!!!!!!!"立刻,失了神的皇女馬上就在快感中回過神,

    但是等待她的將是新一輪的姦汙。

    ……………。

    終于,被輪姦過後,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瑪耶,被我派人帶回了實驗室。

    天已經快要亮了,但這並不意味著瑪耶的惡夢就此結束,我還有最後的洗腦工作

    要完成。

    雖然我無法將她完全變成我的奴隸,但仍然必須每隔一斷時間進行催眠工作,

    不然洗腦效果就會淡化。于是,將這個驕傲的小皇女綁在鐵椅子上,用電力刺激

    強制高潮變成了我和她每周必做的一件事情。

    這一次,我把瑪耶換了個新姿勢,她的面朝下,身下是一個類似于馬形的器

    具,瑪耶就這麽趴在上面,然後整個人面朝下,就好像緊緊抱住這個東西一樣。

    這個鐵馬一樣的東西四周有很大的凹槽可以讓瑪耶四肢伸進去,于是雙手雙腳被

    用金屬嵌住在鐵具體旁邊的凹槽 ,美麗的屁股高高擡起, 面還插上了兩個地

    精制的震動棒,正在飛快地轉動著,時不時還有淫水飛濺。

    由于得到了二皇子的支持,我的實驗變得更大膽起來了,簡單的催乳魔法就

    在其中,就好像現在,四皇女趴在鐵具上面,兩顆豐滿的乳房被套上了吸管,在

    魔水晶的幫助下,強大的榨乳器啧啧地運作著,源源不斷的乳汁從吸管 被吸了

    出來。

    看著眼前淫穢不堪,翻著白眼不斷呻吟的瑪耶,誰又想到這個女人卻是如今

    皇國的四皇女呢?想到這 ,複仇的快感又湧了上來,哼哼,既然不能對妳的大

    腦動手腳,那麽就繼續對妳的身體動手腳,把妳那引以爲傲的高貴身體完全娼婦

    化,讓妳徹底地成爲一個母豬皇女!

    性感帶敏感化,肺部性器化,以及催乳,哦還有味覺神經改造,忽然間我有

    了一個邪惡的點子。

    "我覺得味覺神經改造方面,還可以強化。"我對部下們說。

    "大人什麽意思?"

    "目前的進度是讓她灌入精液後會産生快感,以至于高潮,我在想能不能更

    徹底一些。讓她覺得精液的味道很美味,進化喜歡上這種東西呢,想想,表現上

    風光無限的四皇女,自已一個人的時候卻會躲在房間 ,對著精液發情,這樣的

    話,就更是名符其實的母豬皇女了吧?"

    部下們看著我,然後發出了臭味相投的贊同聲。

    于是我的新一輪改造計劃就又開始了。

    ………………

    "拉迪奧,妳給我出來!"遠方的過路上,又一次傳來四皇女瑪耶那熟悉的

    聲音。

    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如今,我終于擺脫了以前的黑色身份,成爲了皇國奈

    爾法的宮庭魔術師。'皇室毒血'事件之後,皇國內部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十二代皇王克魯爾重病之下,皇國二皇子阿格爾成爲攝政王,二皇女琉娜因爲叛國罪被剝除皇籍,叁皇女阿莉亞涉案入獄,而同時被牽聯的大皇子阿雷斯被勒

    令歸國接受審查,這一係列事件將一直以來的大皇子與二皇子派係之爭推向水面。

    正在訪問東方帝國的大皇子阿雷斯聞訊之後,晉見了帝國君王,無人知曉他

    們談了些什麽。加之率軍歸來的大皇女阿西斯歸途中遇襲,生死不明,魔王遠征

    軍駐軍在外,這一係列的事件究竟會給這個北方大國帶來什麽,沒有人知道。

    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成爲了皇國的宮庭魔術師,盡管作爲攝政王側近的

    公爵倫斯羅特對我仍然抱有戒心,無論是我,還是二皇子阿格爾,或者公爵,同

    魔王之國阿魯法尼亞的暗中交往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實。幸好,二皇子阿格爾對我

    的洗腦能力非常器重,這個野心勃勃的男人將我視爲重臣,並將他的妹妹四皇女

    瑪耶交給我看管。

    盡管表現上,四皇女瑪耶仍然是盛氣凜人,同時還是我的死對頭以及上官,

    想盡辦法想要從宮庭之中除掉我。但沒有什麽知道,衹要一到晚上,這個驕傲的

    小皇女就會在我的魔法力量下,成爲一頭下半身發情的淫女。

    而關于她的各種淫亂景象,可以說是當今貴族間最流行的一種愉樂呢。當然

    她自已是永遠不會知道的,那一次變裝調查之後,清醒過來的瑪耶忘記了很多,

    她衹是認定有一個長得非常像她的婊子正在風月場所賣弄風騷,但她已沒有時間

    調查下去。幾個兄弟姐妹的變故,讓瑪耶不得不承擔更多皇室的工作,以及爲她

    牢中的姐姐奔波。她衹怕做夢也不會想到,每當晚上到來之時,自已就會搖身一

    變,成爲那些貴族圈 的色情明星,而那個她所鄙視的女人,惝惝正是她自已。

    至于艾魯瑪,這個曾經迫害過我的女人,正在爲她當初的行爲付出代價。這

    個女人被我完全洗腦,白天她是精明的事務官,也是我監視瑪耶的暗旗,一旦瑪

    耶查覺到了關于身體的異樣,就會由她出面將瑪耶的注意力引向別處。晚上,就

    是任我發泄玩弄的肉玩具,或者去扔給那些能讓她肉體得到充分發揮的場所,上

    到貴族,將軍,下到士兵,平民,再到镖客,乞丐,甚至包括動物,衹要我命令,

    她就會在任何場合,同任何人作愛,這就是我對她的報複。

    這就是我如今的生活,我躺在沙發上,享受著艾魯瑪的口交服務,看著曾經

    冷豔的黑色百合花如今順從的模樣,就讓我一陣得意。早上的時候,她的末婚夫,

    那個皇國年青的俊才,精明的事務官克勞格斯再次與我發生了爭執,恐怕也正是

    他將我的不良事迹報道給了一直想要抓我把柄的瑪耶。

    衹是他永遠不會想到,每一次他對我所作的一切,都會轉化成對他美豔末婚

    妻的報複。那個最近和他越來越疏遠,冰一樣的艾魯瑪,在我這 卻是個可以對

    任何人張開大腿的肉玩具罷了。

    "艾魯瑪,我那個多管閑事的皇女殿下又來了,這一次妳幫我想個辦法。"

    我命令跨下的美女。

    "是的。"艾魯瑪微笑著站起來,擦幹臉上的汙穢,"如妳所願,我的主人。"

    (全文完)